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法院工作报告
关于寻衅滋事犯罪案件的调研报告——以盐城地区近三年来寻衅滋事案件为样本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课题组*
  发布时间:2020-05-11 16:10:25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寻衅滋事违法犯罪常见多发,严重影响社会公共秩序,严重阻碍经济社会健康发展,严重危害社会民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为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进一步规范寻衅滋事案件定罪量刑,调研组对2015年以来全市寻衅滋事犯罪案件进行细致深入梳理,分析案件审理及综合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应对的对策建议。

一、寻衅滋事犯罪案件基本态势

近三年来(2015年至20184月),盐城两级法院共计受理寻衅滋事案件7081360人,案件数、涉案人数在全市刑事案件中占比分别为4.31%6.07%。根据司法统计,寻衅滋事案件呈现如下特点和态势。

(一)案件数及犯罪人数逐渐上升

近三年来,寻衅滋事案件呈上升态势。2015年全市法院寻衅滋事案件为161306人,2016年为225443人,2017年上升至243461,20181-4月为79150人。在案件数量及涉案人数方面,2017年较2015年分别上升50.93%50.65%,呈现出日益多发的势头,从严惩处该类犯罪势在必行。

表1:近三年来寻衅滋事案件数及涉案人数情况(单位:件、人)

(二)地域分布不均又相对集中

从地域分布来看,2015年以来寻衅滋事案件在各地区分布不均匀。其中,滨海、射阳、亭湖、阜宁均在80件以上,滨海最多,为142件,占全市法院总数的20.06%;大丰、建湖、开发区相对较少,分别为47件、40件、31件。

 

表2:近三年来寻衅滋事案件地区分布情况(单位:件)

(三)行为方式上,以随意殴打他人及任意损毁公私财物为主

寻衅滋事犯罪的行为方式,《刑法》第293条规定了四种:随意殴打他人;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近三年来,全市审理的寻衅滋事案件中,“借故生非”随意殴打他人及任意损毁公私财物两种类型占绝大多数,是寻衅滋事犯罪的打击重点,案件数分别为560件、110件,占比分别为79.1%15.54%。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以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案件相对较少,分别为22件、16件,其中,非法上访入罪案件为12件,在起哄闹事型案件中占比达75%

表3:近三年来寻衅滋事案件类型分布情况(单位:件)

 

          

 

(四)犯罪主体以无业人员为主,文化程度普遍较低,青少年犯罪、再犯问题较为突出[1]

2017年,全市寻衅滋事案件共计243461人,被告人在身份、年龄、文化程度等方面均有一定规律特点。身份方面,以无业人员、私营企业主、个体劳动者、工人为主。其中,无业人员322人,所占比重为69.85%;私营企业主、个体劳动者69人,占比为14.97%;工人49人,占比为10.63%

年龄方面,青少年犯罪较多,18岁以下的33人,所占比重为7.16%18-22岁的67人,23-35岁的244人,占比分别为14.53%52.93%。另外,36-45岁的78人,46岁以上的有39人。

文化程度方面,文盲的23人,所占比重为4.99%;小学文化的67人,初中文化的303人,占比分别为14.53%65.73%;高中文化的49人,大专以上的仅19人。

前科劣迹方面,有犯罪前科的132人,占比达28.63%,其中,累犯53人,再犯罪问题突出;曾受过行政处罚的人数较多,有135人。

表4:2017年寻衅滋事案件被告人身份情况分布图(单位:人)

 

          

 

表5:2017年寻衅滋事案件被告人年龄情况分布图(单位:人)

 

 

         

 

(五)案发地点相对集中

从数据统计来看,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的243件寻衅滋事案件中,发生在酒吧、KTV、游戏厅、网吧、饭店、宾馆、茶座等经营场所的有132件,所占比重达54.32%。上述场所的人流量较大,出入人员复杂,容易滋生寻衅滋事犯罪。另外,发生在农村的案件有36件,发生在校园的有3件。

(六)犯罪起因上,酒后滋事较多

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的243件寻衅滋事案件中,因偶发矛盾引起的有122件,其中,酒后滋事问题突出,该类案件有53件,被告人在酒精的刺激下,容易亢奋,自控能力下降,发生矛盾后实施不理智行为,有的仅仅是因为被害人无意走错了歌厅的包厢而挑起事端。此外,因赌博引发的有14件,因索要债务引发的有9件(其中1件涉高利放贷),赌博引发犯罪及暴力讨债问题应当引起关注。

(七)作案形式上,共同犯罪及持凶器作案较多

涉案人员纠集性较强,往往一人与他人发生矛盾后,临时纠集多人实施寻衅滋事行为。在2017年受理的243件寻衅滋事案件中,共同犯罪的有127件,占比超过50%。另外,部分犯罪分子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行为,主观恶性较深,存在2起以上犯罪事实的案件有30件。

在犯罪手段上,持凶器作案的较为常见,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的243件寻衅滋事案件中,该类案件有91件。作案时,被告人往往持有砍刀、钢管、红缨枪、鱼叉等凶器,随意殴打他人,人身危险性极大,手段恶劣,后果严重。

二、寻衅滋事犯罪案件办理及综合治理中存在的问题

通过案件审理以及司法调研,我们发现该类案件在侦查起诉、法律适用以及社会治理等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对寻衅滋事违法犯罪的依法妥善处理及预防打击都造成了不良影响。

(一)分案起诉、漏诉、不诉问题

调研发现,除少数涉及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或者部分犯罪嫌疑人在逃确需分案处理的情况外,在其他很多寻衅滋事共同犯罪案件中,侦查、公诉机关基于考核或其他因素考虑,分案侦查、分案起诉较为常见[2],这不仅会浪费司法资源,侵害被告人的对质权,也容易造成同案犯之间量刑不均衡,从而影响司法的公信力。另外,同案犯不诉、漏诉等情况也时有发生,主要表现为召集者或其他主犯未被处理,仅对部分从犯进行侦查、起诉,这一方面不利于案件事实、主从犯的认定,另一方面也加剧了被告人抗拒司法的心理。

(二)取证迟延问题

司法实践中,对于持械随意殴打他人、被害人伤情明显较重、财物损失较多的案件,公安机关一般都能及时立案侦查。但在被害人伤情或财物损失需要鉴定的案件中,公安机关考虑到相关行为可能不入罪,到达现场后通常仅口头了解情况,至多是与被害人制作询问笔录,待鉴定意见作出后才正式立案并取证。而此时距离案发已过一定期限(时间间隔最长的达两年之久),客观证据可能已灭失,有关人员对案情的记忆可能已模糊,甚至犯罪嫌疑人在接受讯问前,已咨询专业人员如何对犯罪情节做避重就轻处理,加大了案件处理的难度。

(三)定性问题

从近三年寻衅滋事案件处理情况来看,该类案件存在主观方面的认定、入罪情节的把握、此罪与彼罪的区分、转化犯的认定等问题,给司法办案带来了一定困扰。

1.犯罪主观方面。一般认为,要求行为人出于寻求精神刺激,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发泄不良情绪等流氓动机[3],对此,两高《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作了详细规定。但在司法实务中,把关不严,未严格把握主观方面而不当起诉的情形时有发生。

2.入罪情节方面。《解释》对于刑法条文中“情节恶劣”“情节严重”“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等内容分别作出了规定,但对具体内容的理解,存在不同认识。如“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中,是否需要实际使用才认定“持”?“凶器”应如何理解,砖块、酒瓶等工具是否包含在内?“公共场所”应如何界定,国家机关的办公场所是否可以认定?另外,《解释》对寻衅滋事前三种行为方式,分别规定“多次”实施上述行为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情节恶劣”,作入罪处理,如行为人实施不同的滋事行为达到三次以上,是否可以入罪?

3.此罪与彼罪。寻衅滋事罪包含四种不同的行为方式,客观上与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抢夺、抢劫等罪名存在一定交叉,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定性难题。实务中存在以下几种不当倾向:一是犯罪构成分析区分不当,二是想象竞合犯处理不当,三是罪数认定不当,进而影响案件的处理结果。

4.转化犯问题。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人员致人重伤或死亡,哪些人需要对重伤或死亡结果负责,即是否所有共同殴打人均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还是仅对直接造成重伤或死亡结果的一人或数人认定为故意杀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对此存在不同观点,造成了法律适用的不统一。

(四)量刑问题

一是同案犯量刑不均衡问题。有的案件由于分案起诉等原因,没有全面分析各被告人的具体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对损害后果的原因力大小等情况,致使量刑不平衡。二是面上量刑不均衡问题。寻衅滋事罪名虽在上级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规定的十五种罪名之内,但由于量刑起点和调节基准刑都有一定幅度,情节类似的案件也存在量刑差异。三是缓刑适用方面。2017年受理的寻衅滋事案件,在审结的447人中,70人被判处缓刑,缓刑适用率为15.66%,其中存在符合缓刑条件而未适用缓刑,或缓刑适用条件把握过于宽松的情形。

(五)非访入罪问题

当前,缠访、闹访、极端访等非访行为并不少见,是社会治理中的一个“毒瘤”。在处理非访的法律手段中,刑罚因其严厉性备受青睐,但司法机关应当理性对待,严格防范打击面过宽的倾向。在打击非访的罪名适用上,寻衅滋事罪最为常见,具体条款即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对该条款的适用理论上来说很好判断,但实务中对于寻衅动机、具体寻衅行为、行为严重程度等方面的认定,仍然难以把握。

(六)社会管控及宣传教育问题

1.重点物品管控问题。非法携带枪支、弹药、违禁品或者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的,法律明确规定给予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给予刑事处罚。在寻衅滋事案件中,行为人常常随身携带上述违禁品进入共同场所,任意实施随意殴打、辱骂、恐吓等滋事行为,社会危害性及危险性均较大,这表明违禁品管控仍存在薄弱环节。

2.重点场所管控问题。酒吧、KTV、游戏厅、网吧等经营场所内,发生寻衅滋事犯罪的风险较大,对这些重点场所的管控还未完全到位。一是相关主管部门对重点场所违法犯罪的风险排查和研判不够深入,发现隐患未能及时消除,对违法犯罪的处置能力还有提升的空间。二是重点场所经营管理者的管理缺乏有效性和针对性,安保力量和风险防范意识等有待进一步提高。

3.重点人员管控问题。对无业人员的帮扶教育不到位,这些人或者进入城市后没有固定收入来源,或者家庭较为富裕而想要寻求精神刺激,往往被犯罪分子拉拢加入犯罪团伙,掉入违法犯罪的深渊。对青少年的管理教育不到位,家庭、学校、社会教育的缺失使得他们没有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念与是非观念,容易作出寻衅滋事行为。对有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关注不到位,缺少有效的管控手段,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不够关心,致使再犯率上升。

4.农村地区治安问题。农村治安问题常被忽视,人防、物防、技防等严重不足,再加上农村“空穴”现象严重,留守的往往是老人和孩子,这些都给以寻衅滋事、开设赌场、赌博等形式存在的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留下了空间。目前,很多地方仍有“村霸”存在,反映出农村治安问题的严重性。

三、对策建议

针对寻衅滋事犯罪案件审理及综合治理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根据我们的调查研究,从六个方面提出对策建议。

(一)坚持并案处理原则

对于寻衅滋事共同犯罪案件,应当以并案处理为原则,分案处理为例外。除涉及未成年人共同犯罪以及部分犯罪嫌疑人在逃无法并案的情形外,应当并案侦查、起诉、审判,全面听取每个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必要时由各被告人相互对质,结合在案的其他证据,依法认定案件事实确保案件审理质量。检察机关坚持分案起诉的,审理时应尽量合并开庭审理,确实无法合并的,应当查询关联案件,通盘考虑各行为人罪责的轻重,确保查实全案事实,实现量刑均衡。

(二)及时全面收集证据

对于寻衅滋事案件,不论是明显构成犯罪,还是需鉴定才能确定是否入罪,都应当在第一时间全面收集证据,包括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相关物证,视听资料等,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而且即便不构成犯罪,在治安案件中同样需要及时固定证据。在收集证据时,对所有涉案人员均要全面调查,查清具体行为,准确区分地位和作用。加强对寻衅滋事案件的甄别,对于可能涉及的黑恶势力线索,及时向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移送,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三)依法准确适用法律

1.准确把握行为的动机。需要行为人具有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滋事动机,基本可以分为“无故生非型”和“借故生非型” 寻衅滋事,后者要求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是一般人所不能接受、不能理解的。在具体办案中,要综合在案事实证据,严格审查行为人的动机,对没有滋事动机的,不能放松标准而勉强入罪。

2.严格把握入罪的情节。我们认为,《解释》中规定的“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理解,可参照最高法院对“携带凶器抢夺”的理解认定,“持”应当理解为行为人以手持等方式让被害人能够直接感受到该凶器随时可能被使用并对人身造成严重伤害的威胁,但不要求实际使用;对“凶器”的理解应当综合掌握,不仅包括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还包括甩棍、铁棍等足以对人身造成严重伤害的器具,实际使用酒瓶、桌椅并造成一定伤害的,可以将之理解在内;对于“公共场所”应当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严格限定,具体是指供公众进行工作、学习、经济、文化、社交、娱乐、体育、参观、医疗、卫生、休息、旅游和满足部分生活需求所使用的一切公用建筑物、场所及其设施的总称,行政服务中心等办理相关事务的群众可以自由出入的场所,可以认定为“公共场所”,但不允许社会人员随意出入的机关会议室等应当排除在外;对于《解释》第二条至第四条中的“多次”,可以参照“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理解,即二年内实施寻衅滋事行为三次以上,或者多次实施不同种类寻衅滋事行为的,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3.准确区分此罪与彼罪。紧紧围绕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从事发的起因,行为人的主观动机,实施的具体行为及侵害的对象,是否破坏了社会管理秩序等方面,准确区分案件性质。这里需要着重分析的是想象竞合犯问题,随意殴打他人的寻衅滋事,造成他人轻伤以上损害后果的,因随意殴打他人必要包含着伤害他人的故意,因此,行为人既构成寻衅滋事罪,也构成故意伤害罪,属于想象竞合犯,此时应当根据其造成的后果确定具体罪名,如仅造成他人轻伤的,以处罚较重的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如造成他人重伤的,应认定构成重罪故意伤害罪。任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寻衅滋事行为,在认定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时,可采用相同的分析方法。

4.准确认定转化犯。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人直接造成受害人重伤或死亡结果的,对直接加害者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但对其他共同参与殴打的人员,是否要转化,不能一概而论。关键是看各行为人之间在共同殴打过程中所形成的临时共同故意中是否包含伤害或伤害的内容,以及各自的行为与被害人的重伤、死亡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如果这两个方面都条件都具备、都满足,应当以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的共犯论处,反之,则应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各共同加害人主观上对发生他人重伤、死亡的后果均有概括性认识,客观上加害人行为之间有相互协调配合,对重伤、死亡结果均有客观因果关系的,一般应全案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量刑时可以根据各自的地位作用及原因力大小分别裁量刑罚。

(四)用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对于涉黑涉恶、暴力索要高利贷、使用凶器随意殴打他人、曾多次寻衅滋事、累犯等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的犯罪分子,坚决依法从严惩处,发挥刑罚震慑效果。但对于刚达到入罪标准、未严重破坏社会管理秩序、没有刑罚处罚必要性的一般寻衅滋事行为,不可轻易动用刑罚,以避免寻衅滋事罪成为新的“口袋罪”。

规范均衡量刑,确保审判效果。一方面,横向均衡。在多人参与的寻衅滋事案件中,应当根据各被告人的具体行为及其直接造成的危害后果,综合判断各自地位作用,能够区分主从犯的应当区分主从犯,分别判处恰当的刑罚。另一方面,纵向均衡。在量刑时,应当注意前后案件在量刑上的纵向平衡,在通盘考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刑事政策及地方治安的前提下,依法规范量刑,避免大起大落、忽轻忽重、畸轻畸重。

(五)妥善处理非访入罪问题

涉非访入罪案件的办理应重点把握三点:一是要有故意,即行为人必须具有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如果行为人的信访事项已经被认定为无理访或者被依法终结,这种情况下,其所实施的起哄闹事行为就属于无事生非或借故生非。如果信访没有被依法终结,或者是有理访,一般不宜认定为故意。二是要有行为,即行为人必须实施了起哄闹事的行为,这是入罪的核心和关键。“缠访、闹访”行为,应当具有与起哄闹事相同的行为性质,即有一定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闹事的客观行为。三是要有后果,即行为人起哄闹事的行为必须造成一定的公共场所秩序混乱,如群众围观、交通混乱等等。

(六)强化社会管控和教育引导

1.加强重点物品管控。严格按照上级关于打击整治枪爆违法犯罪和依法管控管制器具的要求,从严惩处相关违法犯罪行为。相关职能部门发现有违法携带使用违禁品的,要及时有效处理;办案机关在工作中发现的违禁品管理隐患漏洞和薄弱环节,应及时向有关单位和部门提出司法建议。

2.加强重点场所管控。强化对酒吧、KTV、游戏厅、网吧等经营场所的管控,严防寻衅滋事苗头性事件的发生;加强治安巡逻,提高经营场所周边地区的见警率,发现寻衅滋事事件及时处置;引导经营场所经营管理者强化人防、物防、技防措施,提高自我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

3.加强重点人员管控。一方面,强化管理控制。要加强对无业人员、前科劣迹人员、问题青少年等重点人员的管理,通过网格化、信息化、智能化等现代管理方式,编织无形的管控之网。另一方面,强化教育帮扶。加强对青少年的家庭、学校、社会教育,促使其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加强对前科劣迹人员、无业人员的教育、改造和帮扶努力解决就业生活问题,帮助矫正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

4.加强农村综合治理。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发挥基层组织的作用,有效遏制违法犯罪的势头。构建现代预防体系,实现人防、物防、技防的“三位一体”,如充分运用治安探头、网络联防等现代信息科技手段,提升村民自我防卫意识能力等等。加大打击力度,对于在农村地区的黑恶势力等违法犯罪行为,坚决依法严惩,形成强大威慑。

 

 

 

--------------------------------------------------------------------------------

 

* 课题主持人:许建兵,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课题组成员:徐连滨、陈健、史益新、周召。

[1] 为确保调研的准确性和深度性,第(四)至(八)项特点态势分析以2017年全市法院审理的寻衅滋事案件为样本。

[2] 根据司法统计,2017年全市法院受理的243件寻衅滋事案件中,分案起诉的有61件,占比达25.1%

[3] 张明楷教授认为通说观点值得反思,所谓“流氓动机”没有具体意义,行为人的心理状态难以被人认识,即使没有流氓动机的行为也可能严重侵犯寻衅滋事罪的保护法益,从客观上也可以判断某种行为是否属于寻衅滋事行为。详见其著作《刑法学》(第五版),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1068-1069页。

 

--------------------------------------------------------------------------------

 

 

 

 

 

 

 

 


 

 
责任编辑:办公室